为了英灵的归宿-万荣县人民政府网站
 
2018-08-09 
 联系我们  | 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新闻中心>>政务新闻>>正文
政务新闻  

为了英灵的归宿

2018-05-16 09:38 林智宏     来源:新闻中心

黄河岸畔,沧海桑田。英烈不朽,长眠于此。 

春夏之交的荣河烈士陵园,松柏苍翠,花卉盛开,碧草茂盛、肃穆庄严。一座19.47米高,象征着1947年荣河县城解放的革命烈士纪念碑,静静的环抱在这片万木花丛之中。纪念碑身后,便是依次排列的四十七座烈士的坟茔。这里安葬着为了新中国的解放,而牺牲在荣河城下的,以及部分从外地迁移回祖籍的烈士遗骨。至此,曾经三次搬迁,在尘世的风雨中飘摇了七十余载的英魂们,终于尘埃落定,有了一个最终的归宿。  

一  

然而,这座新的荣河烈士陵园的建成,源自于现已八十六岁的苏永法老人十几年的奔走呼号。 

在烈士陵园管理人员樊晋宝的口中,我知道了这个深受荣河人敬佩的苏永法。 

那一代的荣河人,与牺牲在荣河城墙下的解放军战士,有着揪心般疼痛的感情。 

1947年4月13日下午的荣河城下残阳如血。为攻打该城牺牲的六七十名烈士的遗体,被陆陆续续抬到了荣河城以北2 里地的荣张村外的一片空旷的坡地上,这个地方荣张人叫它为烧货园。十五岁的苏永法,当时是荣张村的儿童团长。苏永法的家有个后门,打开后门就是这块杂草丛生的烧货园。他亲眼目睹了掩埋烈士的过程。那是一个多么令人心寒的场景啊!由于当时的条件有限,除两名连长被收殓在薄棺材之外,那些十七八岁的解放军战士,则裹着还浸透着斑斑血迹的军服,就被就地掩埋了。多年后,苏永法依然还是在梦里看到那些当时的掩埋烈士的人,把死者灰色的军帽从头上拉下来盖在脸上之后,就开始填墓埋人的情景。这悲惨凄凉的场面,深深的刺透了少年苏永法幼小的心灵。也就是从那刻开始,为这些烈士将来能做点什么,就成为了他毕生不懈的追求。少年时期的苏永法,经常站在自己家的后门外,望着这一座座孤独的坟头,心里一阵阵的痉挛着。他多么渴望有一天,这些掩埋在异乡地下的英魂能够得到应得的安慰啊!1951年,当时的荣河县政府顺应全县人们的要求,在北城门外规划了新的陵园地,但占地只有一亩大。这些当年临时埋葬在这里的烈士们,按着序号一宗宗的被挖出来,装进了新棺木,迁移到新的陵园,又按序号名字一一的安葬了。在后来的若干年中,一些烈士的遗骨,被陆陆续续找来的亲人搬走了。陵园里剩下了32座坟茔。荣河镇政府的民政管理员潘正彦兼管着陵园。每年的清明节前夕,荣河镇和邻靠的几个乡镇的学校的学生,都会自发的来到陵园祭奠烈士,进行革命传统教育。荣河烈士陵园,在那个年代,作为当地一个标志性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在苏永法和荣河人的心目中,永远都是沉甸甸的,更是无比高尚的。然而,时隔五十年之后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,使这个烈士陵园被迫搬迁了。  

二  

九十年代后期一个寒风料峭的冬季,从县水利局钻井队退休数年后的苏永法想回老家荣张村散散心。回到家乡后,苏永法来到了烈士陵园,找到了管理员潘正彦说,我现在退休了,没有事干了,就隔三差五的来给你帮帮忙吧。咱俩除除草,种种花,也让烈士们闻闻花草的清香吧。从此后,苏永发把自己的时间掰成了两半,一半是住在县上忙些自己的事情,一半就是义务的给烈士们梳理墓地。苏永法和潘正彦这两位对为解放荣河而牺牲的烈士充满感情的老人,就这样不计报酬的默默的奉献着。但是,苏永法那年因事有一段时间停留在县城,这天回来后,发现烈士陵园不见了。北门外已是一条宽阔笔直的环城路。苏永发听说烈士陵园已经搬到了几里外的郑村的坡脑上后,他不顾暑天的闷热,连骑带推着自行车,跑了足足的八里路,一路找来了。当天爬上这片当地人称之为望河崖的高坡上后,气喘吁吁的他一看眼前的情景,当即跪倒在地老泪纵横。这片荒芜的不毛之地,是从来没有人耕种的。一簇簇荒草的下面,便是一个黄土疙瘩。一个黄土疙瘩下面,就是一位烈士的遗骨。苏永法跌跌撞撞的在这一座座孤坟之间,跑来颠去的数着坟头,拔着荒草,直到天黑,他才心情沉重的离开了墓地。他再次发誓,自己的有生之年不给这些烈士找到一个真正的归宿,他死不瞑目。几天后,他又带着从县妇联退休的老伴范效玉和儿子,再次来到了这里。夫妻父子三人又是在这里长长的流了一次泪水。几个月后,当年攻打荣河城的解放军四纵十旅旅长周希汉的女儿女婿回荣河时,苏永法约上对烈士们也崇敬多年的樊晋宝和他们,第三次来到了这个烈士们的临时安息地。这一次次的前来悼念,也一次次的增强了这位年已八十的老人的责任感。  

三  

其实,从2012年苏永法就踏上了为烈士陵园奔走呼号的漫漫长路。那年,苏老补发了工资,他在归还了欠别人的钱后,将剩下的一万元送到了民政局,请求捐献给县上搞荣河烈士陵园建设。但是,这里面有一个烈士陵园能不能立项建设的依据问题。1954年荣河与万泉合并时,因为工作疏忽,竟没有把荣河烈士陵园的档案资料转过来。这些珍贵的资料,包括当年烈士坟茔的序号名字和籍贯,均在文革时期丢失了。荣河烈士陵园就成了后来的黑户头,在省民政厅没有造册登记。也就是说想申请建设项目缺乏依据。但是,这是活生生的事实呀!苏永法这个万荣争气故乡的荣河人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不管年迈体弱,长年累月奔波在市、县民政部门之间。苏永法一次次背着馍布袋锲而不舍的奔波,一次次跑了市上又返回县上的精神,深深的感动着每一个跟他接触过的市县干部们。在市民政局的大力支持下,他终于跑成了这个荣河烈士陵园的建设项目。2016年2月的一天,一阵冲天的鞭炮声之后,这个投资300多万元,占地16亩的烈士陵园破土动工。在烈士陵园的建设过程中,荣河人民深明大义,竭力支持,一切为了陵园的建设而着想。征地款给多给少没人争执,迟给早给没人计较。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,前后两届镇党委书记解胜刚、徐晓凯和荣河党支部书记樊英俊在施工过程中,多次来到现场参加劳动。在全镇群众的大力支持下,烈士陵园当年9月全部竣工。开园那天,方圆四十里的老百姓自发的义务的敲锣打鼓,燃放爆竹助力了庆典。32位烈士的遗骨被放进崭新的小棺木,落放于墓穴。之后不久,一些抗战时期,解放时期牺牲在四川、山东等地的十几位烈士,也魂归故里,安放在陵园。荣河烈士纪念馆也随之开业。 

那天,当装着烈士遗骨的棺木一副副地被放好后,花白头发、步履蹒跚的苏永法点燃了一柱香火,郑重的向烈士墓地三鞠躬。随之,他泪流满面的说:我苏永法将来可以死而瞑目了。  


关闭